闹鬼2

口罩:

纽约圣所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,兽骨和天使雕塑,眼花缭乱的几何图形都是为了把空间变得隐秘,咒语低喃,这地方需要步步小心。Sharon一只手环住胳膊,在玄关犹豫了一会儿,脚跟陷落地毯,走进世界的魔法中心。


她见过Stephen Strange,在光照会,白宫和复仇者大厦,他披风招展,昂着头,过高的颧骨上一双狭长的眼睛,走过你身边的时候,人们不由自主地后退,他代表了另一种力量,不是血清可以复制,不是科技可以超越,那是魔法——存在于人类久远的恐惧和信仰之中。


“就像麦迪文,世界另一个位面的守护者。”她的一位同事跟她说,Dr Strange是她最喜欢的超级英雄,“太酷了。”


如今她独自来此拜访,他的鹰巢,他的堡垒,她觉得自己仿佛走进德古拉古堡的愚蠢人类,自投罗网,却又忍不住一步一步往前。


“Miss Carter,你好。”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Sharon一瞬间汗毛直竖,大气都不敢出。


一声轻笑,一抹红色从眼前掠过,潮湿的风拂过她的金发,带来海水的腥味。


Stephen Strange出现在她眼前,


“抱歉,我刚刚去抓了几条鱼——在这儿吃饭吗,我在Lesvos的朋友教会我如何处理这种鱿鱼。”他说着,手指轻弹,一面蓝色的流动墙凭空出现在眼前,鱼儿在里面悠游自在地游动。


“哇哦,这实在是……太魔法了。”


“魔法可以做很多事,拯救世界,做午餐,或者猜猜你为何而来。”他在沙发上坐下,长腿交叠,露出一个假笑,“开玩笑的,有何贵干?”


Sharon知道与这样的人绕圈子并不是明智之举,不如开门见山,“我的老板最近遇到了一些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,深受困扰,希望你能出手相助。”


“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?我以为你们每天都在处理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。外星人啊,变种人啊,毁灭世界啊blabla——”


“闹鬼。”Sharon打断他,她上前一步,在他对面坐下,“我的老板撞邪了。”




那件大衣成了Everett的心病,他出现在他的家里,他的床上,沙发上,睡梦里,无论他把它锁进保险柜还是派人24小时看守,它总能神奇地出现在他眼前。Everett觉得不管是谁做的这件事,这人都是个天才,如果他的目的是毁了他,他就快要成功了,他觉得自己要疯了。


有一天,他拎着那件大衣,冲进心理咨询师的办公室,他把衣服猛地塞到那可怜的女人面前,“告诉我,你能看到我手里有一件大衣,看!不是我幻想出来的!Fuck,就告诉我,它是真的存在的!”他想维持一点风度,但是最后几个字已经变成了咆哮。


女医生抚着胸口,慢慢站起来,她小心地看着Everett,试图让他平静下来,“Everett,你没有疯,这真的是一件大衣,蓝色的,男款。”她伸出手像对动物园里的危险动物,抚摸了一下大衣的领子,“厚实,温暖,羊毛质地,它是真实存在的,好吗?”


Everett胸膛起伏,好一会儿,他的肩膀塌下来,他把大衣卷进怀里,微微点点头,“抱歉,对刚才发生的事情。”


“没关系,Everett,无论你需要什么,都可以来找我,我会提供一切帮助。”


“呵。”他轻轻摇了摇头,转身走了。




最难以启齿的是大衣让他做的那些梦。梦里他的四肢无法动弹,强烈的压迫感让他想要把自己蜷缩起来,可是相反,他的身体背叛了他,他几乎是欣喜地投入到那入侵中,洞开城门,丢盔弃甲,他乐于被征服,被那无名的军队占领每一寸国土。当他醒过来,他喘息着,额头浸满冷汗,喉咙干涩,而心跳快得像是刚刚经历了一次高潮。


他确实经历了高潮。


他每天上班都顶着黑眼圈,开会的时候扶着额头,有一次居然打起瞌睡,而他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,他的助理被骂得躲在卫生间哭。


他暂停了去瓦坎达的计划,冬兵的引渡协议也搁置了。


“你需要帮助,Everett。”Sharon看在眼里,她跟他共事3年了,她不认为他应该遭遇这些,“这样下去,你会垮掉的。”


Everett坐在办公桌后,他的身躯看起来比平时更小,他的脸皱着,像一个愤世嫉俗的小老头,他抬起眼睛盯着Sharon,手指交叉搭上桌面,他输了,“帮我。”




“唔,所以你说一件被鬼魂附体的大衣缠上了你的老板,恕我直言,他可以去找个牧师,和尚也可以。”


“Dr strange,你是最好的魔法师,至尊法师。”Sharon拿出一百二十分的诚恳。


“我是。”Stephen说,他瞟过Sharon,“我是个魔法师,曾经是个医生,但我可从来没做外卖服务。”


Sharon顿了一下,明白过来,“当然,他会亲自上门,非常感谢你的帮助。”


Stephen敷衍地动动嘴角,手指拨了拨,身后的门打开了。这是送客的意思,Sharon很识趣,她站起来,整了整衣服,微笑道,“那么告辞了,我想很快Mr Ross将会登门拜访。”


她转身欲离开,没想到门“砰”一声在她眼前合上了。


“你说谁?”Stephen在沙发上坐直了,像探出洞的兔子。


“Everett Ross——我想你们应该见过,上次的复仇者会议,你参加了,他也在场。”


“……当然。印象深刻。”Stephen自言自语,就在Sharon疑惑地望着他时候,大法师猛地站了起来,“现在。”




Everett 正在做一个项目阐述,他最近状态不好,此时此刻他需要全速运转他的大脑,才不至于让坐在下面的人精发现他的隐疾。


“你认为未来的战略防御包括复仇者联盟?”有人提问,“你是否记得美国队长一行人在法律上仍然是罪犯?”


“在法律上,钢铁侠也没为他的机甲申请飞行航线。”Everett回击道,“而Dr Strange可以随意出入任何空间,谁来约束?”


他的话音未落,室内忽然凭空出现一股小旋风,前排的资料蝴蝶一样飞起来,眼前的空间被撕裂出一个洞,所有人瞪大了眼睛,看到Stephen Strange穿越空间,出现在会议中心。他身后跟着Sharon,女孩尴尬地跟在座的诸位打了个招呼,而Stephen则潦草地摆摆手,“打断一下。”


他走近Everett ,近到超过安全距离,身高差让Everett 小小的身子完全被他笼罩,Everett觉得上方的空气都被这个人抢走了——他喘不过气来,“……你干嘛?”


“嘘——”大魔法师竖起一根手指抵住他的嘴,他眯起眼睛,又往前凑,逼得Everett 整个人后仰。


从这个角度看,他们看起来就像在接吻——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呆了,反应快的已经拿出了手机拍照。


而Stephen只是用他低沉得好像大提琴般的声音,说,“你需要我。”


他伸手,披风在他手里张开,他把它合身披上Everett肩头,妥妥帖帖地包裹住他,再轻轻拉近,“我保护你。”




TBC



评论
热度(585)